黯别忘

✨✨

San!:

“ 养好受伤的头发 保持两位数的体重 照顾好挑剔的胃 交一个能一路废话的朋友 给自己疲惫的生活找一个温柔的梦想 然后 彻彻底底跟过往的悲伤好好道别”


[文字&图片出处:网络查找]

San!:

“这城市预备热闹将我逐出只留笑柄供他人娱乐”

[文字出处:网络查找]
[图片出处:马男波杰克]

【今天开始改名为 San!  并不定期更新更好的句子图片 偶尔深夜放毒 白天放美妞 愿喜 (*/ω\*) 】

《World·Trigger》#游修#星火燎原

同人祭:

前言
万分喜爱WT,于是动笔毁原作,希望能写出我心中的感觉。双商不及苇原喵,既然注定被打脸,索性当作架空来写。这样的设定应该不算太悲吧(人都活得好好的呢,怎么悲得起来),以及忍不住给三云修开点用不了的挂,望各位真爱党手下留情。
Ps.:近期在整理移动硬盘,又一篇翻出来的旧文,约四千字,其余都是未放出的长篇坑。没想到我那时敢写WT的同人,当年偶尔看了漫画第一话就开始追,追到一百多话因为没资源就弃了,现已没动力再萌WT和游修了,掩面。

正文
身处最坏的未来里,却看到天空放晴,空闲游真一步一步走向三云修。

阿修身上有很多细小的伤口,空闲游真忍不住在想,大家说了一个很恶劣的谎言呢。但是,他的副作用依旧很安静,三云修的胸口破了一个大洞,睡在血泊中的阿修再也不会醒来,说谎的是他的眼睛和他的心。

见惯了的血红得刺眼,遮住了镜片下清澈耿直的瞳孔,弄脏了笔直干净的制服,更带走了阿修的生命。

为什么最坏的未来是三云修会死,空闲游真抱着两个半只Replica迷了路,他看见玩变形枪的米屋阳介带着被阿修藏起来的千佳进入边境总部。神之国的目的是重点捕捉边境C级队员,反而取走了阿修的Trion器官,阿修的死为什么会是最坏的未来?

醒来的千佳哭得很厉害,听不见旁人的劝慰,一直在说是她的错。空闲游真抱着Replica站在门边,想起曾在异界见到的水中瀑布,盛大磅礴却静谧无声,千佳没有说谎,而他亦是同罪。

阿修很弱,既没有一挽狂澜的天赋,也没有智多近妖的策略,他只有不足一年时间学来的经验。这样的人,边境总部有很多,为什么最坏的未来偏偏是阿修的死亡?

空闲游真见到三云修的母亲,险些把她错当成阿修的姐姐,他随即凭借对方身上强大内敛的气质认清二人相差的辈分。阿修的妈妈很漂亮很年轻,双手捧着黑色的小盒子端坐在椅上,无泪的双目没有悲戚。空闲游真坐在角落里,他经历过相同的彷徨,世界依然照旧,改变的是他的心态。一个人的死亡,只会伤到他生前最重要的人,根本无力撼动命运走向。

那一天有很多人来向阿修告别,玉狛支部的部长林藤匠、小南桐绘、木崎怜士、乌丸京介、宇佐美栞、林藤阳太郎,边境本部的太刀川庆、出水公平,风间苍也,绿川骏,岚山准、木虎蓝,三轮秀次、米屋阳介,夏目出穂等。以及几位未见过面的边境成员,他们真情实意地说着空话,或许恐慌或许麻木,内心深处也对自己的言语半信半疑。

待人散去,等候多时的外务营业部长唐泽克己邀请三云修的母亲外出,空闲游真和雨取千佳也跟着坐上车。他们来到边境新闻发布会,躲在门外亲眼看见媒体对策室长根付荣藏设计三云修,为了边境的形象将责任集中在一人身上。

32名C级队员被抓和6名通信室操作员死亡引发的愤怒,被死去的阿修无言担下,他成为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。纵然边境没有放出阿修的姓名样貌,眼圈红红的千佳蓦然失去表情,三云修的母亲无喜无悲更没有愤怒,她只是抱着黑色小盒子安静微笑。空闲游真忽然想起阿修为该做的事而不悔的坚定,他低头看着沉睡的Replica,这确实是最坏的未来。

傍晚落日暗沉,半边天空深红如血,三云修的母亲离去前,对陪着她一整天的空闲游真和雨取千佳谈心,“半年前,修拿出希望入队的申请材料时,我强烈反对了他。听说修死亡的时候,我还想着:所以不是说了的嘛。”

空闲游真猛然抬起头,没有看到千佳的表情,那个女人说的都是真的。

“……不过,很不可思议呢。就算看着骨灰盒里的修,前来告别的人们即使道歉,也没有任何一个想说:如果没进入边境就好了。”三云修的母亲垂下眼眸,有些落寞地开口,“虽然想着到底是为什么呢,看到今天你们两位,稍微有点明白了。”

“进入边境后的修,找到了自己该做的事。”

空闲游真深吸了一口气,点头认可,“是的。”阿修与他不同,却与曾经的他同样轻贱自身的性命,昔日任性的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,然而很弱的阿修断去了自己的退路。

“这是修的人生,就让他按自己想做的去吧。”三云修的母亲初次笑着弯起眉眼,“只可惜我无法等到他疲倦了的时候,用绳子套着他的脑袋,拖他回家。”一滴又一滴的泪水潸然滑落。

空闲游真望着三云修的母亲离去的背影,数年后终于找到答案却又生出一个无解的问题。他看到始终未出现的迅悠一戴着太阳镜遮住面孔,站在角落阴影里向三云修的母亲深深地弯下腰,然后在他靠近前迅速起身逃离。

休眠结束的Replica醒来,空闲游真初次了解那一日的真相,三云修解除变身后受到重创,未能来得及把Replica投入远征艇中,胸口一道伤口露出里面的Trion器官,那之后就是一场巨大的笑话。阿修的Trion器官仍旧比不上千佳的异样强壮,却远胜于众人,神之国失去金之雏鸟,然后捧着银之器官迅速返航。

Replica分析三云修的副作用或许是微调,以自身实力决定可调动的Trion,高效率使用每一滴力量,若三云修有足够时间成长,很有可能注定成为战无不胜的高手。空闲游真想起阿修这段时间明显的进步,忽然失去言语,死者永远没有前行的可能。

民众的愤怒远远超过边境预计,三门市不止爆发大规模迁徙,沉没于网络里多日的避难视频猛然被顶起,里面有阿修帮忙援助疏散的片段,一时间仍留在三门市的全员记住了三云修的脸。边境本部开始出现流言蜚语,一直冷眼旁看的空闲游真学会了安静地微笑,他想他终于理解阿修的母亲的沉寂。

雨取千佳也有所改变,主动接纳并习惯战斗的节奏,身上的柔弱气质褪去胆怯羞涩,变成坚韧、货真价实的强大。一旦心态跟上,自身可怕的天赋毫无保留地转为力量,令她独自迅速闯上B级,千佳已经不再是一座纯粹的炮台,而是一大可靠的后盾与战力。

无论近界还是玄界,人一旦失去心灵支柱,都会快速成长起来,这种变强的代价太过于惨痛。

空闲游真与雨取千佳组成玉狛第二小队,二人合力在B级Rank战中磕磕绊绊走到终战,最后险胜并与另一小队并列第一,破格升为A级第九位小队。迅悠一成为玉狛第二小队的最后一位队员,只有三人的精英小队自然炙手可热,他们的队长永远只有三云修一人。

许久之后,他们通过远征作战选拔测试,出发的前一夜,迅悠一头次与空闲游真说起三云修。

遇见眼镜之前,他所能看到的未来全都有着共同落幕,充满硝烟与鲜血的黑暗。看到眼镜之后,他的眼前展开更广阔的未来,无尽的绝望中生出一丝细小希望,进而延伸出各种终局。每一个美好未来有着完整的玉狛第二小队,他们四人活到最后。次等的未来,只因眼镜无一例外地在远征中自我牺牲,从而导致他们三人不同程度地失控。他曾以为眼镜的死是最糟糕的未来,未料到推荐眼镜入队便错开了曾经独一无二的悲惨结局,因为只有眼镜能获取空闲游真的信任,也只有眼镜能得到雨取千佳的依赖。

三云修的存在改变了命运,他无意间安抚些许人心,已足够将未来推向光明。

即使阿修不在了,他们的未来仍在渐渐偏离悲剧,“没有阿修仍然是最坏的未来。”空闲游真独自留在天台,宛若向着Replica呢喃,又似自言自语。

边境远征队正式出现在近界民面前,他们前几次突击得出其不意,高调救回两次侵略中失踪400名以上的平民和32名C级队员。雨取千佳找到了她的朋友,却始终没有见到她的哥哥。渐渐的,有些国家看出了他们的意图,他们在返程时陡然陷入危境中。千钧一发之际,三轮队放弃击杀近界民,及时赶回守住了远征艇。

三轮秀次站在高处低头回望一眼,空闲游真坦然对上视线,所有记得三云修的人都从阿修身上得到些许回馈。那个人同样变了,少了戾气与焦躁,性情更加沉稳透出丁点柔和,心中满满的伤痛掩埋得愈发严实,像是从零度火焰变成深海,同样拒人千里之外却不再会伤己伤人。

又过了几年,远征艇找回的尸首慢慢变多,玄界边境本部也扛下了几波大规模侵略。绿川骏和木虎蓝单独对上强敌,生生拼得同归于尽,以短期不能再战为代价成功扣下几个俘虏。

雨取千佳的哥哥忽然找上门,带来三云修的Trion器官作为见面礼。他和他的同伙在近界里混得不错,甚至干涉了几个国家的战争,这次来是要千佳放弃带他们回去,他们不信任或从未信任过边境。他想到三云修有可能会进入边境,话中竟有些埋怨三云把千佳也拐了进去,他看懂了三云修,却未料到空闲游真带来的影响。

雨取千佳发狠举起狙击枪,她的哥哥真的很强,加上空闲游真也只能打成平局。雨取麟儿看在她的份上,勉强同意与边境合作,成为驻扎在近界的边境支部。

亲眼看着哥哥带人离开,雨取千佳一人躲起来痛哭,为自己也为阿修。空闲游真站在远处,自从阿修死去,他们之间再也无法好好谈心,因为他们无法避开阿修,也不知道如何提起阿修,不得不渐渐疏远,只成为关系良好的队友。

未来早已被彻底改变,玄界在近界彻底打响了名声,再无人敢来犯。边境本部也不反对玉狛支部与近界交流,从此玄界与近界开出几条稳固的贸易路线,成功使得近界的战火远离玄界。

已成人的雨取千佳上缴玉狛特制触发,在她搬离三门市时,来送行的夏目出穂带来本部开发室室长的赠礼。鬼怒田本吉说,他不会让逃兵留着边境的武器,但这把实习队员的触发只是用来让他女儿防身的,坏了就寄回来,他专门亲自修。

那一天,雨取千佳又哭得很厉害,她走前弯身用力抱住空闲游真,不断悄声说着对不起。空闲游真轻轻拍打她的背部,却没说什么。他知道,离别在即,她不敢做那个被留下的人,所以选择离开。倒是Replica多嘴要千佳好好的,以后若是有了孩子,就让他到边境磨练一下自保能力。

隔日,空闲游真也离开了,走前亲手将Replica交给迅悠一。他孤身一人返回近界,偶尔遇见雨取麟儿,以千佳已离开三门市的告知换来阿修的故事。不久,他听说近界的边境支部与玄界边境本部的联系变得密切,与玉狛支部关系颇好的近界民带来一份信。

玉狛一直在那里等着,他什么时候想回去都可以,空闲游真看完信,只摇着头微笑。

空闲游真终于循着记忆找到水中的瀑布,遍布裂纹的指环喀拉喀拉地碎了一地,他沉于水中隐约看到三云修,缠着一身绷带,拄着拐杖。

“……空闲,不好意思,我稍微过去一下。”

“哦,”空闲游真忽然想起那场责难,“去吧。”他想问阿修:你知道他们会做出多么残忍可笑的事吗?但是他知道,无论如何,阿修都不会被这种小事压垮。

阿修一瘸一拐地走进边境新闻发布会,抬头挺胸朗声宣告,“我是三云修,刚才的话题里出现的,上个月在学校使用了触发的训练生就是我。有什么想问的话,我会直接进行回答。”

……

“我并不是想找借口,就算知道会泄露情报,我觉得我还会使用触发,当时就是这样紧迫的状况。”

“即使将来存在扩大被害的可能性,我认为那也不是能够舍弃眼前的人不管的理由。”

空闲游真忍不住笑了起来,这就是阿修,他认识的三云修。

……

“命运的分歧点,它的道路并不会考虑这边的状况,如果一直等着准备好的那一天,我这一生肯定无法做到任何事。”

“我,不是英雄,无法得到能令所有人满意的结果。我只是将当时应该做的事,为了不令自己后悔地做了而已。”

……

“我会带回来的。”

“被近界民抓走了的大家的亲人,还有朋友,我都会去夺回来的。”

“不必说【责任】什么的,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”

空闲游真沉沉地合上眼,阿修是火种,纤细且明亮,点亮人心并埋下小小的种子。发芽冒出的幼叶缀着三两点星芒,连成一片海洋照亮黑暗,并生生不息。

这确实是最坏的未来,他们只能看到漫天萤光,未能见到星火燎原。

——完——